扎克伯格内部讲话:关于Llibra计划、分拆FaceBook等重大问题
高天 2019-10-11 14:21:25发布
77560
摘要:10月初,国外媒体汇总了近期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在公司内部的讲话,回答了公司员工关于公司未来的主要问题,内容关于LIBRA计划、如何面对分拆FACEBOOK、如何面对来自抖音等对手的竞争等等!  

10月初,国外媒体汇总了近期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在公司内部的讲话,回答了公司员工关于公司未来的主要问题,内容关于LIBRA计划、如何面对分拆FACEBOOK、如何面对来自抖音等对手的竞争等等!


关于推出LIBRA计划


马克扎克伯格:本周有很多关于监管的新闻。我们有很多同事参加华盛顿不同的听证会。(脸谱通讯产品副总裁)DavidMarcus正在谈论Libra以及我们正在做的工作。我们提出这个宏大的想法,主要是要通过我们的网络,通过WhatsApp和Messenger,让人们能够很容易地进行资金转账,就像我们把照片或其他内容发送给世界上不同地方的人一样。但是,我们希望能够和传统货币合作。所以我们在印度进行一项测试。我们也正和墨西哥以及其他一些国家合作广泛地推动这项计划。我们希望在本年底能够在很多地方用现在的货币开展这项计划。


而且,围绕Libra,我们有一个更宏大,更异想天开的计划,就是要创造一种新的数字货币,可以在全球使用,而且很稳定…但是这是一个宏大的计划,这是一种全新的体系,尤其是由大型企业来实施的话。我们不是唯一这么做的大型企业。我们只是到目前为止在思维上和进度上比较领先,但是我们是有一个独立的协会来做这件事情,这就包括我们宣布的另外27家公司。到Libra正式推出前,我们预计Libra协会将会有100多家公司。


但是我们所做的整个宏大的项目将会影响社会的很多重要领域,我们会通过一种协商的方式。所以我们不是提出计划,并说,“好吧,我们正在推出Libra。这就是我们的产品,你的应用需要升级,现在你可以开始购买Libra,并使用它。”我们要确定。我们知道存在真正的问题。金融是一个高度监管的行业。在反洗钱,反恐怖主义融资方面有很多重要问题,而且对于你要和谁做交易不同国家的政府也有监管政策。还有很多问题是关于要了解你的客户(KYC)是谁。我们已经大量聚焦真实身份问题,尤其是在Facebook上,所以为了要推出Libra我们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而且我们承诺要把这些工作做好,其中一部分就是不仅要开发内部工具,推出并说,“嘿,我们感觉我们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而且要提前会见所有的监管机构,听听他们担心的问题,听听他们认为我们应该做哪些事情,确保联盟中其他人也恰当地处理这些问题。


这个过程中的一部分就是要面向公众,就像David 之前参加的听证会一样。我觉得面向公众可能会更加引人关注。但是更重要的是与全世界的监管机构进行私下接触,这更具有实质性,而且也不太引人关注。而且与监管机构的会谈并不是为了上新闻,而且要进行大量的讨论,讨论相关的细节。所以这就是一条很长的路。我们预计这才是重要的谈判。


如果我们最终就像在其他重要问题上一样形成了类似的约定,就像我们在通讯应用方面加入更多加密机制一样,实际上我对此一点也不惊讶。随着时间的发展,当我们越来越接近推出Libra时,这会非常敏感。很明显,执法机构对此不会感到兴奋。但是我们这是保护人们隐私比较合适的方法,所以我们会决定什么时候推出是合适的。但是我觉得还有很多类似的事情,而且很多事情是要面向公众的—尽力让我们的计划让公众知晓,并且以协商的方式来参与其中—就像我们现在做的。



关于可能分拆FACEBOOK


问题:最近FCC的罚款,调查,以及像Sen.Warren这类政客的出现,我很想知道您个人对监管机构介入并分拆Facebook有多担心?


马克扎克伯格:好的,我觉得你需要把几件事分开来看。我肯定更担心有些人想要分拆我们公司。现在,有个问题就是我们有相应的法律—法律指引着我们国家发展的方向,就像有些人在不同的国家运营一家公司要适应不同的法律,我必须要说的是,我非常爱我们的国家,我最欣赏我们国家的一个地方就是我们的法治非常稳固,这不同于世界上其他很多地方。


“如果她当选主席,那么我感觉我们会面临法律方面的挑战,而且我相信我们会赢。”


所以可能会有一场政治运动,人们对高科技公司很不满或者人们会担心垄断或担心其他不同的问题,并且会担心他们没有得到很好地对待。这并不意味着,即便是有不满,也有像Elizabeth Warren这类人认为正确的答案就是要把facebook分拆….我的意思是,如果她当选为主席,那么我感觉我们会面临法律方面的挑战,而且我相信我们会赢得胜利。这对我们来说还是很糟糕吗?是的。我的意思是,我不想和我们的政府打官司。这不是我们想做的事情,你知道,我们热爱我们的国家,而且我们想和我们的政府合作,把事情做好。但是,到头来,如果有人想要对现状构成威胁,那么你就要敢于抗争。


而且我觉得在这方面还不是非常严重…要分拆这些公司,无论是脸谱还是谷歌或是亚马逊,并不会真正解决问题。而且你知道,这不会降低选举被干预的可能性。这不会减少任何仇恨言论或类似问题出现的可能。这会使得问题更可能出现因为现在…我们采取了必要的措施,做了必要的投入,现在我们更加碎片化了。


这就是为什么推特不可能跟我们一样做得那么好。我是指他们面临同样的问题,同样性质的问题。但是,他们不会跟我们一样投入必要的资源。我们对安全方面的投入要比推特公司的总收入还要多。而且,是的,我们的运营规模更庞大,但是他们并不会因为规模小就面临性质不同的问题。他们面临的问题和我们一样。


所以,我觉得讨论的方向,至少我认为是关于真正的问题。我不认为反垄断可以解决这些问题。但是,我知道如果我们不帮助解决上述问题,不协助建立人们感觉可以负责的监管框架,那么政府就可以管理我们这个行业,那么人们就会越来越不满。而且他们就会要求更极端的措施,最终人们会说,“管他呢,把整个行业整治整治。”那就是法律介入的时候了。



关于竞争对手的崛起


对于抖音在青少年和Z一代中越来越受欢迎,Facebook是否担心,有没有反击计划?


马克扎克伯格:是的。我的意思是,抖音确实做得很好。其中尤其指出的就是关于抖音,目前互联网行业中大部分的互联网公司暂时主要是美国公司。而且也有同类型的中国公司,目前大多数主要在中国提供服务。腾讯也正在将其部分服务拓展到东南亚地区。阿里巴巴也将其支付业务拓展到东南亚地区。广泛来讲,就全球化扩张来看,他们都还很有限,抖音是由北京字节跳动公司打造的,是真正第一个由中国高科技巨头打造的消费者互联网产品,而且在全世界表现非常好。抖音在美国也做的不错,尤其是在年轻人中间很受欢迎。抖音在印度也发展得很快。我觉得从规模来看抖音就是过去印度的Instagram。所以,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


“抖音是真正第一个由中国高科技巨头打造的消费者互联网产品,而且在全世界表现非常好。


对于抖音,我们是这样想的:抖音是一个短视频应用。有点像我们在Instaram上的Eexplore Tab,这款产品现在主要是发布文章。我觉得抖音就像是Exlpore一类的产品,你可以有创作人员,主要制作内容。所以我们也会向这个方向发展,我们有很多方法,而且我们也有款产品名为Lasso,是一个我们正在开发的类似的独立应用,正努力在一些国家像墨西哥寻找匹配市场的产品内容,我认为这就是我们推出的类似产品之一。在我们进入抖音已经入驻并且发展很好的国家进行正面竞争之前,我们先会看看在抖音发展得不太快的国家先投入这款产品。


我们也在Instagram上采用很多方法,包括让Explore更专注于讲故事,这已经成为人们在Instagram上获取内容的主要方式。我认为更有趣的新现象和产品会不断发展,而且不会只有一个。但是就这些产品的地缘政治影响而言,我觉得是很有意思的。我认为我们有时间学习,了解,并且在这个大趋势中领先。这是市场在不断发展,但是要推广产品需要投入大量资金。我们发现在停止做广告之后,用户留存情况实际上不太好。所以这个行业还处于相对早期,而且对于我们这类公司来说有时间想清楚我们应该做点什么。但是,我觉得这是值得重视的领域。



关于拒绝在政府有关部门面前作证


现在好像是实际上很多关于脸谱的争论并不是关于脸谱做了什么,而是关于你的个人生活。比如,购买房产或不参加听证会或甚至是最近68%的外部股东试图罢免您的公司主席职位。那么从您个人来讲会采取什么措施,因为您个人生活就是脸谱的一部分,您会怎么做来应对媒体?


马克扎克伯格:我觉得很多担心是因为人们认为我们公司非常有影响力。而且,我对公司拥有投票控制权这一事实确实会引起对控制权集中的更多关注。公司的控制权比较集中,并且集中在某个人手中。我觉得,从历史上看,这是有价值的…在2006年,当雅虎想要购买我们公司时,我可能会被辞退,我们也可能会卖掉公司。如果我没有公司的控制权,公司就不会走到现在。从那时候起,我们就专注于从长期来看做正确的事情,无论是我们的IPO还是专注于打造正确的移动产品,而不是仅仅专注于快速赚钱,投放广告。当我们的股票价格跌了一半。我们有能力专注于做未来几年我们认为是正确的事情,而不是不得不关注每个季度的盈利要求,这是很多上市公司不得不面对的。


“我不会参加世界上每一个听证会”


但是,另一方面,公司控制权集中,我觉得这是人们可以抓住这一点,并加以评论的一点。所以我的意思是,关于听证会的事实是,我不会参加世界上每一个听证会。很多不同的人会那么做。当去年关于Cambridge Analytica公司的问题出现的时候,我在美国参加了一次听证会。我在欧盟参加了听证会。对我来说,参加每个单独国家的听证会没有意义,坦白说他们没有权力要求我们那么做。但是人们会利用公司的市场地位和我来批评我们。我觉得在某种程度上,这是正常的事情,我们需要处理这些事情,并且也会预计到这些事情会发生。


我的意思是,确实,对于我的个人操守及其如何影响公司,我对此认真对待。但是,我觉得,公司目前的架构可以很好地服务公司和整个社群…但是我们还是遇到很多批评。无论是因为上述原因或是仅仅因为高科技公司整体的控制权集中问题,我觉得我们都会认真对待,否则就会变成另外一种情况了。仅仅因为人们担心,“现在世界上有五家大型的高科技公司,是全世界规模最大的,这些公司是否被适当地监管?”现在社会上有很多这方面的讨论,而且这些讨论也有价值。我们需要谦逊地参与其中。



当公司员工的朋友不喜欢脸谱时,公司员工应该跟朋友怎么说。


现在人们对脸谱有很多的负面看法,那公司会做些什么帮助改善脸谱的形象?


马克扎克伯格:我觉得人性化的东西真的很重要。所以我一直更多地专注于实质的东西,并且对感觉上的东西很少关注。而且我觉得我们也不再会那种奢望。你知道,在公司的前十年里,我们比任何其他公司都获得了媒体的报道。而且不仅仅是脸谱;整个高科技行业都是如此。那我觉得最近几年发生了很大变化,尤其是自2016年大选以来。人们更多地意识到了这些问题,而且人们越来越多地关注这些问题。


我觉得现在很多的批评不是围绕实质性问题,就公司所做的而言。都是围绕批评的动机。所以要么我们不关心这些,因为我们只关心赚钱,因为我们是企业。或者我们不关心某些问题,因为我们偏偏不想关心。而且我觉得你很难打破这种认知,并建立起信任,直到你到了一定阶段,人们知道你把他们的最大利益放在心上。



关于为什么要保持对脸谱的绝对控制权


问题:对于您对脸谱公司股东在财务方面和对社会在道德方面的责任,您如何对两者进行平衡?


马克扎克伯格:你知道,其实也没那么难…我很幸运能够打造脸谱这家公司,其中一件事就是我有公司的投票权,而且这是我在早期就很重视的。这很重要,因为没有投票权有好几次我就被辞退了。


回到2006年,当时我们只是在大学提供服务,而且我们准备扩大服务范围,每个人都可以注册成为用户,而且我们也要推出News Feed,那时候这项业务还没推出。这时候雅虎要出10亿美元收购我们,这就像完成了每个人的财务自由梦想一样。那时候,我觉得“我真的不认为我们应该这么做(卖掉公司)。”然后每个人都问“什么?”那个时候有1000万人使用Facebook,Myspace有1亿用户,而且发展更快。如果你相信所有关于网络效应的争论,那么我们就没有机会与对手竞争了。


所以,你知道这真的是和你的服务质量有关,而不仅仅是规模。我们努力从大学校园扩展到高中校园。高中校园还从来没有对脸谱来说这么重要过,包括回到那个时候。所以公司的很多投资人和我们的团队都觉得,“我不知道开放注册这种事情是否有用。我不知道News Feed是什么。十亿美元可是很多钱。”


所以,我拒绝了收购,而且我们的董事会非常不安。我整个管理团队基本上全部辞职了。所以一旦你经历过这些事,就好像当时你是21岁或22岁,你周围所有有经验的人都会说你会在你余生中为此后悔的,而且他们都辞职了,然后你基本上就没有团队了,而且你要经历这些,这会让你有信心—你可以做出长期决定,而且这些决定都会有效的。


所以我的意思是…我觉得我很幸运,因为我们公司的架构。我觉得有些人不具备灵活性来专注于从长期来看他们认为是正确的事情,因为他们受到短期条件的限制。


所以其中一个社会问题就是我真正关心的是要确保我们的产品能够带来积极的益处。所以我们对此进行了很多研究,并且我们的研究结论就是基本上有两种主流的互联网应用。当你和人们连接以及当你和人们互动时,当你只是被动的吸收信息时,存在很大的差别。当你被动的获取内容时,如果你只是浏览TouTube推荐或你在浏览内容,你并没有和人们互动,这是不利的。如果你花了很多时间推动人们互动,而不是将人们连接,那么当然就有机会成本。


我们承认这一点,我们从社区里获得了很多反馈,社区里的人们就像是,“好吧,我们想从Facebook中得到的就是连接。我们想更多地知道我们的朋友和家人怎么样。”但是公众内容的规模是无限的。人们可以不断地生产出越来越多更优质的内容。所以我们经历了这个阶段,公开内容和视频和新闻的分享增加非常快,而且朋友创作内容的比例不断降低。如果你看了一段视频看了几分钟,你就会收到很多朋友的互动留言。所以我们决定重新平衡,让其更多地关注连接朋友和家人。所以我们做了一系列的改变,包括一天看5000万小时的病毒视频。


基于上述原因以及其他很多原因,下一个季度我们报告收益的时候,我们一天就损失了1000亿的市值,这将是历史上,至少是美国历史上公司市值跌幅最大的一次,而且也可能是全世界历史上的一次。比较而言,回到1930年代的大萧条时期,在黑色星期二那天,当时市场崩盘,一天损失的市值就是当时市场总市值的三分之二。也不能说,“噢,不,那时候钱不值钱。”所以这是个很严重的事情。所以再一次,如果我无法控制公司,我能那么做吗?我不知道。或许我会被辞掉但是…从长期看,做正确的事情会赚钱的。


关于脑机接口


一家名为Neuralink的公司公布了在开发脑机接口方面的进展,该公司计划明年开始测试。首先,我们是否有这种计划将这种技术与我们的VR和AR产品融合?你认为使用直连脑连接可以捕获购买倾向和交付广告的世界里,你如何看待隐私?


马克扎克伯格:脑机接口是一个令人兴奋的创意。这个领域快速分化成两种方式:侵入式和非侵入式。侵入式就是要求进行手术或移植,但是优势就是在你脑子里,你可以获得更多信号。非侵入式就是你穿着一个设备,或眼镜,你发出光,并且在大脑某个区域获得血流的感觉。从非侵入式中你获得的信号较少。


我们更多的关注—我觉得完全专注于非侵入式,我们努力想让AR和VR成为未来5到10年里的重大技术…我不知道,你觉得Libra很难推出。“脸谱想要实施脑手术,”我不想看到这方面还会有一次国会听证会。


我觉得好事就是我们有研发在推进。我对于非侵入式的脑机接口很兴奋。我们希望能做的就是能够接收哪怕一点点信息。所以你可以做类似的事情,你可以看到在AR上看到这种应用,而且你可以点击你的大脑。这很令人兴奋…或者与大脑对话,而且你不需要使用手,你只要说是或否。


就那么点输入。如果你想输入多一点,那么可以控制一个菜单,可以浏览菜单并点击。那你可以输入更多内容,可以使用大脑输入,不用使用手或眼睛或其他的东西。我觉得这相当令人兴奋。所以我觉得作为AR和VR的一部分,我们最终会有一个手持接口,我们最终会有音频接口,我觉得我们会直接连接大脑…但是我们会从非侵入式开始,而且实际上,这方面的一些进展也令我们感到兴奋。


本文译者:刘斌 中国(上海)自贸区研究院(浦东改发院)金融研究室主任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财富管理中心兼职研究员


合作者:赵云德

点击进入招聘详情>
微信扫一扫
关注区块链新金融
扫一扫
下载数链APP
内容合作/商务合作:
gxcj@gongxiangcj.com
联系电话:
021-31128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