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特创始人口中的去中心化标准,该怎样实现?
高天 2019-12-14 00:00:23发布
104690
摘要:“平台”迈步“协议”。  

昨晚,孙宇晨与何一的微博账户被封。而当这两位币圈大V选择注册新号重新再来的时候,没过多久,刚刚创建的“孙宇晨老师”和“何一阿姨”两个微博账号再次遭到了封禁。

 

毫无疑问,新号的被封又一次将中心化平台的强势体现的淋漓尽致。而这让人不由想起了今日Twitter创始人Jack Dorsey提出的“去中心化社交媒体标准”项目。

 

美国时间1211日,Jack发布推特称,Twitter计划资助“一个由最多五个开源架构师、工程师和设计师组成的小型独立团队。”最终目标是创建一个新的去中心化标准,该标准可能会适用于所有社交媒体。Twitter将把精力放在该项目上,并保证持续的资金投入,如果成功,将在某天采用此标准。

 

正如金丘区块链研究院院长洪蜀宁所说,孙宇晨和何一被封号的事,就是对Jack最好的支持。而在惨遭封禁之后,孙宇晨也在Jack推特下回复称,将加入该项目,一起打造“去中心化社交媒体标准”。

 

不同领域的人,有着不同的遭遇,而在“机缘巧合”下,却通过区块链获得了相同的目标。那么,Jack提出的“去中心化社交媒体标准”到底是什么,Twitter为什么要走向去中心化,去中心化标准的实现途径又是什么?

 

Jack的推特中,我们或许能得到答案。

 

 

“去中心化社交媒体标准”

 

Jack的推特中,其阐述了开启“去中心化社交媒体标准”项目(Bluesky)的几点理由:

 

1、中心化平台目前面临很多问题,其中包括需要在全球范围内解决信息滥用和误导性等问题,Jack认为,通过中心化平台的方案解决误导类信息的时候,往往会影响到很多正常用户。

 

2、现在社交媒体的价值已经渐渐不再是拥有内容或者控制内容,而是推荐内容给用户时候的”推荐算法“,然而,推荐算法不是开源的,用户不能选择其他算法,也无法自己创造。

 

3、社交应用出于自己的利益,会去推容易吸引眼球的内容,而不是健康的内容。

 

4、新技术让去中心化变得可能,目前,区块链提供了开放而且可持续的数据存放策略,以及治理机制和货币化机制。更直白的说,区块链技术提供了去中心化的可能。

 

显而易见,Jack想通过建立标准,从而改善目前中心化社交平台的种种弊端。

 

Jack表示,这个标准的出现,会让更多人参与到更大的公开互动讨论中,也让第三方的团队聚焦到“推荐算法”的研发中,最终筛选出更健康和平的内容。同时,这个项目团队也不仅仅是开发制定这个标准,而且要建立一个开放的社区,这个社区可以用各种公司、组织、研究者、各个社区的领袖,一起来研究这个标准最终可能出现的好坏结果。

 

Twitter的法律和政策主管Vijaya Gadde则在Twitter上表示,这个名为“Bluesky”的新项目是该公司“支持和培育自由开放互联网价值观”的更广泛努力的一部分。

 

值得注意的是,这里所说的去中心化并不是无底线的言论自由,而是更为优化多样的“推荐算法”、更为健康的激励机制、更广泛的讨论,以及更为健康的内容推送。

 

 

去中心化标准的实现途径:两种解决方案

 

既然愿景已经提出,现在需要讨论的就是理论上的可行方案。

 

Jack的推文中,其提到了Stephen设计的两种解决方案。

 

今年6月,Stephen受邀参加美国参议院关于人工智能与互联网的会议。Stephen表示,此次议会很大程度上是对意识到人工智能开始主宰世界的早期反应的一个例子。数十亿人正在接受人工智能为他们挑选的内容,媒体几乎每天都在报道,这引起了人们越来越多的担忧。

 

Stephen认为,无论是谷歌、脸书还是推特等互联网公司,他们的所有业务都已一个共同之处,他们本质上是一个可以称之为“自动化内容选择企业”。而随着AI自动选择的越来越频繁,人们也越来越怀疑,人工智能在它所做的事情上存在偏见。

 

为此,Stephen提到了两种解决方案。

 

1、允许用户在最终排名提供商中进行选择(Allow Users to Choose among Final Ranking Providers)。

 

这种解决方案认为,典型ACS系统工作方式的大致概要是为每个内容项和每个用户提取第一个特性。然后,根据这些特性,进行最终的排序,以确定实际显示给用户的内容、顺序等。

 

而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最终的排名可以不必由设置基础设施和提取功能的实体来完成。相反,可能只有一个单一的内容平台,但有各种各样的“最终排名提供商”,它们利用这些功能,然后使用自己的程序来实际发布最终排名。

 

不同的最终排名提供者可能使用不同的方法,并强调不同类型的内容。但关键是让用户自由选择不同的提供商。一些用户可能更喜欢(或更信任)某个特定的提供者——它可能与某个现有品牌相关联,也可能不关联。其他用户可能更喜欢另一个提供者,或者选择查看来自多个提供者的结果。

 

所有这些在技术上如何实现?底层内容平台(可能与现有的ACS业务相关联)将承担获取提取的特性的大规模信息处理任务。内容平台将提供足够的底层内容(和用户信息)示例及其提取的特性,以允许最终排名提供者的系统“了解特性的含义”。

 

当系统运行时,内容平台将实时地将提取的特性交付给最终的排名提供者,然后将这些特性提供给他们开发的任何系统(可以使用他们选择的任何自动化或人工选择方法)。该系统将生成内容项的排序,然后将其反馈到内容平台,以便最终显示给用户。

 

为了避免将私人用户信息泄露给许多不同的提供商,最终排名提供商的系统可能应该运行在内容平台的基础设施上。内容平台将负责整个用户体验,可能会提供某种选择器,以便在最终排名提供商中进行选择。内容平台还将负责针对选定的内容投放广告。

 

据推测,内容平台会给最终排名提供商一笔佣金。如果设置得当,最终排名提供商之间的竞争实际上可以增加整个ACS业务的总收入,实现更好地为用户和广告商服务的自动内容选择。

 

简而言之,就是允许用户选择最终内容排序的提供商,并将所有内容上链,最终内容的排序情况可以通过第三方来定制。

 

图片1协议:1..png

 

2、允许用户在约束提供者之间进行选择(Allow Users to Choose among Constraint Providers

 

上一个建议的一个特性是,将ACS业务分解为一个内容平台组件和一个最终的排名组件。而这一种建议是保持ACS业务不变,但对它们产生的结果进行约束,例如强制实现某些平衡等等。

 

与最终的排名提供程序非常相似,约束提供程序定义约束集。例如,约束提供者可能要求平均有相同数量的项目交付给用户,这些项目被归类为政治上的左倾或政治上的右倾

 

约束提供者将有效地定义关于其希望交付给用户结果属性的计算契约。不同的约束提供者将定义不同的计算契约。有些人可能想要平衡其他人可能希望推广特定类型的内容等。但是这个想法是用户可以决定他们想要使用什么样的约束提供者。

 

约束提供者如何与ACS业务交互这比建议1中的最终排序提供者更复杂,因为来自约束提供者的约束必须有效地深入到ACS系统的基本操作中。

一种可能的方法是使用ACS系统的机器学习特性,并将约束作为系统学习目标的一部分插入系统。当然,也可能存在无法成功学习的约束例如,它们可能调用根本不存在的内容类型。但是会有许多可接受的约束,实际上,对于每一个约束,都会构建一个不同的ACS系统。

 

然后,所有这些ACS系统都将由底层ACS业务操作,由用户选择希望使用哪个约束提供程序从而选择整个ACS系统

 

与建议1一样,ACS的底层业务将负责发布广告,并向约束提供者支付佣金。

 

而这一选择可以看做是用户挑选内容筛选商,所有用户的内容都在链上,第三方可以进行各种筛选,最终用户可以选择第三方进行筛选,

 

图片1协议2..png

 

可以看到,两种方案都是采取将内容上链的方式,用户拥有极大的自由度和内容所属权,不仅如此,第三方也可以负责排序或筛序。这样一来,既可以减少垃圾信息,又可以保证用户权益。

 

不过,对于这两种解决方案,有人认为,在区块链中,内容上链具有一定成本,而这对于普通用户来说,显然并不友好。甚至有些垃圾信息也并不具备永久储存的价值。

 

 

从平台迈向协议

 

迈向协议而非平台,是二十一世纪言论自由的途径。

 

Jack的推特中,其还提到了mmasnick撰写的Protocols, Not Platforms: A Technological Approach to Free Speech(协议而不是平台:一种实现言论自由的技术途径)一文。

 

实际上,在互联网早期,有很多基于协议的应用都没有真正腾飞,而是被中心化平台代替了,早期的互联网涉及许多不同的协议——任何人都可以使用这些指令和标准来建立一个兼容的接口。电子邮件使用SMTP(简单邮件传输协议)。聊天是通过IRC (Internet中继聊天)完成的。Usenet采用NNTP(网络新闻传输协议)作为分布式讨论系统。万维网本身就是它自己的协议:超文本传输协议,即HTTP

 

然而,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互联网并没有建立新的协议,而是围绕着私有的受控平台发展起来。它们可以以类似于早期协议的方式工作,但是它们是由单个实体控制的。这种情况的发生有多种原因。控制平台的单个实体可以从中获利。此外,拥有单一实体通常意味着可以更快地推出新功能、升级、bug修复等,从而增加用户基础。

 

但显然,目前,中心化平台的弊端已经越来越多,也难以满足人们的需求。这实际上强调了平台和协议之间并没有非此即彼的选择,而是一个范围。对此,该文的观点是,我们需要更多地转向开放协议的世界,而不是平台。

 

该文表示,首先,基于协议可以让决定权从中心到网络边缘。平台上要推荐什么内容,并不是中心化的公司决定的,而是由处于网络边缘的一个一个用户决定。用户可以选择自己的客户端,或者安装自己喜欢的推荐算法插件,来决定自己想要看到的内容。

 

其次,基于协议可以把数据控制权还给用户。用户控制自己的数据,可以获得更好的隐私后台安全。数据不被单一的平台公司把持,也给了创业公司更多机会。

 

然而,基于协议也有一系列缺陷。正如上文所说,平台的优势在于更快的更新迭代、单个实体的盈利性。反观基于协议,则缺乏一定的商业性以及协议的开放性。

 

而区块链则是克服有效治理和商业性问题的关键性技术。要知道,无论是区块链治理机制还是Token的激励机制,都可能为基于协议带来新的变量。

 

原创:共享财经Neo

 

参考资料:

“解读”Twitter 宣布开启研发“去中心化社交媒体标准” | Twitter 自废武功?

“要协议不要平台”

Protocols, Not Platforms: A Technological Approach to Free Speech

https://writings.stephenwolfram.com/2019/06/testifying-at-the-senate-about-a-i-selected-content-on-the-internet/

点击进入招聘详情>
微信扫一扫
关注区块链新金融
扫一扫
下载数链APP
内容合作/商务合作:
gxcj@gongxiangcj.com
联系电话:
021-31128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