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5月21日晚,央视财经频道对代币市场乱象进行了调查报道,点名指出太空链、英雄链等空气币,是标榜着“区块链技术”而没有实体项目来背书的虚拟货币。  
 

这决不是耸人听闻!


“在泡沫中,最为危险的,是完全没有实体项目支撑的空气币,当前空气币的比例,可能超过50%。”


5月21日晚,央视财经频道对代币市场乱象进行了调查报道,点名指出太空链、英雄链等空气币,是标榜着“区块链技术”而没有实体项目来背书的虚拟货币。


2017年虚拟货币、区块链诈骗案件近400件


“空气币”与其他融资项目不同,发行融资的融资主体并不需要是一个真实的公司,一个临时组成的“团队”就可以成为融资主体。在央行禁止代币发行融资后,国内原有的代币项目,纷纷选择将服务器、融资主体注册地等迁移到境外。而以“团队”为融资主体的代币融资项目甚至都不需要将注册地外迁,一切照旧,就可以继续融资圈钱。


《共享财经》了解到,此前,英雄链(HEC)声称自己是全球首个支持数字加密货币的博彩服务生态系统,面向全球提供博彩、娱乐底层基本技术服务。项目代币HEC共计50亿枚,并且永不增发。


2018年1月15日,英雄链上线即“破发”,由发行价0.6元跌至0.05元。许多投资人纷纷退币维权,原因不仅在于英雄链代币价格的暴跌,更是指向英雄链“项目造假”、项目代投人涉嫌集资诈骗、存在其他公司幕后“操盘”等。


3月14日,英雄链被公安机关以涉嫌诈骗立案调查。


另一边,2018年初,太空链也曾风光一时,一天即完成10亿人民币私募,及薛蛮子、阎焱、帅初等大佬站台,项目白皮书中更是充斥着“量子”、“太空”、“卫星”等高科技词汇。


与英雄链一样,太空链一路暴跌破发超90%,众多投资者质疑太空链项目虚假宣传、诈骗。各路大佬相继发表声明,竭力撇清关系。太空链的问题不止严重破发,投资者质疑代投承诺未兑现,且项目方白皮书存在造假成分。


破发可以,愿赌服输;但虚假宣传,那就是诈骗,绝对不认。3月28日,太空链项目及相关代投涉嫌诈骗被扬州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立案。


专家表示,类似现象,在虚拟货币行业屡见不鲜。在信息完全不透明的情况下,对于虚拟货币的价格,完全取决于项目的包装。


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中搜索与虚拟货币、区块链有关案件,粗略统计,2017年以来判决案件所公示的以虚拟货币、区块链为幌子的诈骗案件将近400件。


IT社区和服务平台CSDN副总裁孟岩介绍,目前类似于这样的空气币占比很难说,但是在泡沫之下,这个比例很有可能会超过50%、60%甚至70%。


无处不在的“站台人”


因为目前数字货币市场信息相对不透明,投资人自然会把希望寄托在平台的“站台方”和“站台人”身上。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李笑来似乎已经是币圈的大神,哪里有项目,哪里发币,哪里就有李笑来。他在币圈的知名度甚至不亚于中本聪,号称“中国比特币首富”,原新东方名师,2013年,李笑来创立比特基金,专注于互联网、比特币相关领域的天使投资。


据不完全统计,李笑来站台的项目有Stream、InkChain、EOS、铂链、菩提、BigONE、sia、QTUM、Maggie、万物链、万维链、流量矿石、欧链、Insurance保险链、uip、Decentraland、hot、iost、dta等等。


在昨天的央视报道中,李笑来以虚拟货币投资者的身份出现,他表示:自己99.99%的情况下是被“站台”的,急于赚钱的人是害怕错过机会的,又判断不了,所以就看站台的人是谁,也许那个站台人有影响力,那就意味着这个东西被看好,可能将来会有影响力。


而此前的空气币太空链,也宣称薛蛮子、阎焱、帅初等大佬站台,直到太空链快要破发,薛蛮子才发微博表示:“我既不是这个项目的顾问,也不是投资者或股东。”


赛富亚洲投资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阎焱也声明,自己跟太空链没有任何关系,并已委托律师与太空链项目方交涉。


对此,专家表示:只要是资本愿意,即便是背后没有项目的空气币,也有价格大幅上涨得可能。因为各国都缺乏有效的监管,资本通过涨跌游戏,可以轻松圈走小投资人的资金。这样的操作对于目前市场中大量存在的新发行代币、或者融资总金额不大的小币种而言,操作起来并不难。


暴富神话终将离去


去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发布的文件明确叫停了代币发行融资——也就是ICO禁令。这种融资主体通过代币的违规发售、流通,向投资者筹集比特币、以太币等所谓“虚拟货币”的行为,在国内被明令禁止。


央行把代币发行融资明确为:“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


央视数据显示,目前,全球活跃的虚拟货币约有1600种。每天的累计交易额超过了100亿美元。其中,仅比特币一天的交易额就在60亿美元左右。 而国内投资者是全球“虚拟货币”的大买家。


PreAngel天使投资创始人王利杰曾在社群中表示:2018年,大量的海外项目都在疯狂发币,每个新的ICO项目都要吸收2万至5万不等的ETH或者等值BTC,而全球买BTC和ETH进场买币的总数量因为各国政策的管制远不及发币的速度。


对于币市乱像,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区块链实验室主任刘晓蕾形象描述到:即使没有价值,但是照样可以炒得很高,为什么呢,就是搏傻,虽然价值是零,但是现在卖十块钱,后面二十块钱还有人愿意买,再找一个更大的傻瓜卖给他。


不公开、不透明、项目价值的不确定,以及投资者期待暴富的情绪,放大了“虚拟货币”市场的风险。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研究员尹振涛表示:“目前大家都在盯着币,但是投资人要把重点放在项目涉及的区块链应用本身是否可行上面,避免盲目投资。每个维权者也需要自省,不要沉溺于一夜暴富的幻想中。”


梅花天使创始人吴世春也认为:“暴富是个神话,大家应该清醒地知道它就存在于2017年。2017年永远离我们而去,那个币稀缺的时代一去不返,未来区块链将重新回到价值投资的时代。”


作者:共享财经Linsey 责任编辑:Alian


(本文系共享财经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

太空链
英雄链
李笑来
点击进入招聘详情>
微信扫一扫
关注区块链新金融
扫一扫
下载数链APP
内容合作/商务合作:
gxcj@gongxiangcj.com
联系电话:
021-31128751